《阁楼》经典影评10篇

《阁楼》经典影评10篇_观后感

《阁楼》是一部由艾瑞克·范·洛依执导,肯·德·布沃 / 菲利普·佩特斯 / 马提亚斯·修奈尔主演的一部犯罪 / 剧情 / 悬疑 / 爱情 / 惊悚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阁楼》影评(一):此评仅针对每个人最终定性加以补充

看了一些影评后觉得一些涉及人物最终定性的不够全面,不补充一下浑身难受。

白头翁其实没有精神出轨的铁证,他视对方身份以及伦理限制如无物,他很明显就是喜欢更多,各种类型,各种角色。以和雌性发生性行为为主导,力比多爆表,如果要以精神肉体区分,是相当相当严重的肉体出轨。

虐待者,(god作为有施虐倾向的表示公开说这个词就好爽)结婚后同样没发现有精神出轨的迹象,但是童年遭遇已经一定程度扭曲了他的心理,他除了普通男人无法控制的性欲以外,还多了无法控制冲动易怒和性暴力,并且显然这些在他那美丽动人又家室显赫的妻子那里得不得有效发泄,最终定性为有点心理扭曲和明显暴力倾向的肉体出轨者。

偷窥者,癖好也是个可以直击人性的美妙词汇,这人还是嫩了点,有明显性方面的特殊癖好的精神出轨。这里要再补充一下,精神出轨不能随便定义,前面的为什么不定义精神出轨是因为男人喜欢更多的本质还是在于性,把性放到精神肉体中归类显然后者更合适。其次有特殊癖好或者乱七八糟倾向的,不是精神出轨!不是精神出轨!不是精神出轨!这点有亲身体会过或者思维足够客观的自然可以理解。后面还会有别的总结一会儿再说

酗酒者,也是嫩货一个,但是个(由于不知道不喝酒什么样所以。。)酗酒后活泼开朗、嘴巴淫荡及不计后果的嫩货。单纯的糊涂的肉体出轨者。

心理医生,唉,精神肉体双出轨的货,抛弃影片对她妻子的负面刻画,他是最没救的(我潜意识里还是把原配婚姻作为参考坐标看各位主人公偏离多远),他看起来还是最正义的最有原则的一位,的确,对于除了老婆以外以及是电影流程贡献的可以,或许但愿maybe这个ann是他真爱吧。。

最后要总结的,其实就是通常来说精神出轨是个大圆圈,肉体出轨这个圆圈多大不重要,不过是个几乎在前者里的圆圈,这样描述是因为性的确可以单独存在,但性还是有优劣之分,只要是异性就可以抽插的人确实有,但占据不了主流,更多的还是会有一定的标准,有了一定标准后性说不定还有点小依赖,能有小依赖必然有点小默契,都能有默契了还能没点精神层面的交流吗卧槽。。。我知道还有很多细节要补充很多条件要限定,但这个结论也是直接可以拿去用的了。所以说精神肉体真的很难区分开,是谁最早发明这两种方法的,还问出哪种更能接受这种蠢犊子一般的问题的,你妈你爸下一秒必须走一个你来给我选吧。然后为什么本评中还加入了精神肉体的区分呢,狭义的,嗯,你就这么理解吧,我知道你懂。

要被自己啰嗦死了,再补充最后一点,肉体圆圈几乎都在精神圆圈里,同时也占据几乎所有的精神圆圈,好吧就直接理解为两个重叠的圆错开了一点吧,很少很少很少的一点,没错,我其实就是想补充,像只要是异性就可以抽插的人一样少的,还有所谓的纯精神出轨,和诸如情窦初开的少年对于自己追不到的女生所谓的圣洁纯粹也好,纯精神单恋也好,再来就是男女之间纯粹的友谊这些话题,我不说死,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扯几把犊子。纯精神出轨有了后面这两个我就不做解释了,纯情少年那个,懂事后回忆起当年自己内心的情感时感慨一下就好了,最后至于男女间这个,我现在的知心爱人,是我日久生情的朋友,在最终在一起之前我和她经历了漫长的美好的相识相知到跨度最久的柏拉图和恋爱前的非典型柏拉图,总之一般情况下异性之间能相互吸引时,相信我,有激素参与是正常人无法避免的,(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正经,我没有想玷污什么,我只是在叙述关于人类的基本事实)不过可能根据时间线或情境不同,有各自的性质或标准值和高压线罢。专业跑题yeah

《阁楼》影评(二):要玩你就早点玩~

其实我想说的是 人的欲望是难以满足的....

可能几个男人最开始只是想玩玩,大家都成年人了,开心一下有什么不好?

可是一旦开始,欲望就像填不满的沟壑,张牙舞爪,吞噬掉你~

我以前总想说,人应该趁着青春年少,尽情玩耍,把该玩的都要玩够,改伤的心伤掉它,笔直的丁丁玩软它,这该收心了吧~

但是不会收心,我发现了。

最多会有一点点疲倦,但其实遇到没有玩过的,依旧兴致盎然。

好吧 在这里我讨论的是一个无解的话题,该如何控制欲望~

当伤疤长好 诱惑当道 一次一次走上阁楼~

祈求命运的怜悯,请赐予我单纯平静的人生~

《阁楼》影评(三):睡了好兄弟的老婆,抢了好兄弟的爱人,难怪好兄弟们要搞死他!

本文首发自电影天堂(ID:dianyingnews

人常说,

好兄弟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人还说,

朋友妻不可欺,更不可骑。

我只想说,本质都是禽兽,又何必冠冕堂皇。

当然,这句话仅针对《阁楼》中的这5位衣冠楚楚的男士,还请勿对号入座。

《阁楼》影评(四):伤害与叙事者

一个“征服欲”强盛的丈夫欺瞒妻子与情妇相处的过程中,丈夫以为自己很“成功”,因为一个女人“没有被他伤害”,而另外一个女人却依然为他寻死觅活。但是,来个猛烈的转折,当另一个女人真的死了,丈夫还能得意于自己情场地位吗?而或者发现,自己的妻子与自己的好朋友同床共枕呢?

继续这个故事,也许情妇没有死去,也许妻子没有同好朋友同床,故事会怎样进行?这个丈夫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一方面是他幸福美满的家庭,另一方面,他告诉情妇“给他多一点时间,他要与妻子离婚”。如果妻子相信了眼前的美满,如果情妇相信了这个丈夫的承诺,故事会怎样进行?

而或者,所有的当事人都知道了事实的真相?这便成了一场谁知道的更多的游戏。游戏的结束会快乐吗?

还有一种结局,那就是所有上述的故事可能全部实现了。伤害——成了话题的中心。谁是受伤的那个人?这个丈夫?还是情妇?还是妻子?还是好朋友?

故事继续进行。这个丈夫是五个男人的缩影,故事就影响到五个妻子,以及外在于妻子之外的五个甚至更多的女人。这场欺瞒的游戏会进行到什么程度。

一个五个男人需要守住的承诺和约定,被一具尸体打破。尸体是其中的一个男人的情妇。凶手是谁?这个故事又如何圆满下去?

“伤害”又一次出现,这次的伤害是所有共事者通过叙事共同制造出来的。

叙事者打破不了一个“无知原则”。作为个体的叙事者无法成为分身高手,这就让叙事的故事变得视角单一,也就是说,在你讲故事的过程中,你以为这是事情的全部,但是不是。因为你的注意力被你眼前的事情吸引开来,导致你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而一旦身后的故事可能对你眼前的事件本身产生直接的影响,这下就复杂和糟糕了。不过复杂而糟糕的事情确确实实是现实。

五个丈夫中的每一个人不知道其余的人的故事,而其余的人的故事却又影响着自己的生活。影片成功地将这些人物背后的关系层层剥离开来,真相——谁是凶手——随着故事的多视角的还原,变得意义平淡。但伤害却是共同构建起来的整栋大楼,无人幸免于此。这场技艺高超的欺瞒者——叙事者——的角逐,因为各自陷入对自身背后事实的无知,而各自惨败。

影片中共同编造事实的四个男人并没有基于此种逻辑的伪造而成为赢家,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这个故事就是一场“伪造”的揭露,所有人都在场参与其中。不仅仅是这四个男人,包括警察、妻子、情人们……

伤害烙印在各自的心里,没有人可以逃脱。每个人都看到了对方至于自己的伤害之举,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这场伤害自己也同时参与其中。不仅仅因为自己在另一个语境中摇身变幻成另一个讲故事的高手,还因为这场伤害是你自己愿意促成的。

信任,每一个叙事者都会希望听众可以相信自己的故事(当然,叙事者心中窃喜,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事实的真相)。这里,并不能说叙事者们的希望就真的落空,因为情人受到的伤害在于他相信了这个丈夫的讲述,妻子的伤害也在于相信了丈夫的欺瞒,不过峰回路转之后,丈夫同样受到伤害,这次是来自朋友与妻子的双重重创……因为你选择了相信,那么你自然要承担这种伤害的风险。

《阁楼》影评(五):吞下口水的上流社会

杰克在三等舱教罗丝吐口水,然后相互媲比,看谁吐得远,这种不雅的动作跟The Canterbury Tales里吃面包不掉丝沫的优雅少妇相比,简直就是乡野的蛮夫,未开化的原始人。

四四方方的纵队整齐划一,不依规矩,成不了方圆,而依了方圆,便成了课堂上老师做实验用的容器瓶,他想怎么装就怎么装,将瓶子换成长的,你就是长的,将瓶子换成圆的,你就是圆的,至于在里面装的是什么,完全由“老师”决定,你做学生的限制不了。

但你千万不能成为面容姣好,荣光焕发的精美容器,起码要在容器底部开个用皮塞堵住的缺口,将馊掉的汤水往里倒的时候,你白天没功夫,晚上也可以偷偷将它漏掉,这就是缺陷,而缺陷的好处之一就是会使自己免于污浊。

电影阁楼(Loft)是部讲述上流社会骄奢淫逸,人心盛满隐秘的故事,故事中男男女女在酒会捧杯,装模作样,满眼见到的却是性感而赤裸的对方身体。几个男人背着妻儿在专门设计的阁楼里放射多余的精和力,女人即使洞晓丈夫的不轨,却也忍气吞声,各自勉强度日,相安不语。市长追逐潮流,不甘落后,于是明目张胆,携带情妇出入高档会所。人人西装革履,人人华服蔽体,但人人光鲜亮丽的背后指不定隐藏着多少看不见的肮脏。动辄千万的晚礼服或许能遮蔽身体的肿瘤,像涂脂抹粉,能掩盖掉脸上的粉刺雀斑,却遮蔽不了拥有肿瘤粉刺雀斑的事实。

为什么妻子沉默不语,我不做评述,想来所有母亲大概都不希望孩子叫声爸爸的时候却没有呼应。于是得过且过,只要不是做得太过火,一般并不至于走上离婚的绝路。但心里气愤转而报复的也有,女权主义发展到今天,更有许你金屋藏娇,未必不许我与酒吧男一夜风流的趋势,这种报复行为看似公平,看似解了心头之恨,实则伤害的还是女人。除却社会价值的不公评价机制,女人偷男人是要沉河,像沈从文笔下讲述的故事,或者要在额头胸口刺字的,像霍桑的红字,用这种陈芝麻的故事来证明并未过时,否则弗洛伊德当初不遗余力地研究禁忌与图腾就毫无意义。而对男人却一笑置之,甚至反倒夸耀他身强体壮,生龙活虎。女性天生擅反思,最终思来想去一般都会顿足捶胸,我没有做过调查,但冥冥中直觉它具有社会渊源。我看过无数网上的女流氓,或者像作家沃尔夫对“流氓行为”的白描,却又无一不是至情至善的,哪怕木子美,我看她对传统的酱缸压抑也大有裨益。滥竽充数的芙蓉姐姐除外。

而友情在这里又算什么?朋友妻不可欺,国外人莫非真的道德败坏如此,连朋友的妹妹,老婆,情人全要一网打尽?前段时间豆瓣上疯传的一个国外帖子,是从FLM上摘抄了一些糗段子,于是有人留言,国外人真是猪狗不如,女儿母亲同用一个男人,OOXX时甚至连门都不关,这等家丑还在网上嚷嚷,唯恐天下人不知的行为一定会被人视为大不道。我们也不要矫枉过正,全盘吸收西化,爆料家庭糗事,但起码是大可不必大呼小叫。咱这类似糗事并不乏其例,只是不见报端,偶尔见报,一律划归“门”丑闻,这里起着关键的我觉得还是压抑的因素多。

至于大呼小叫的原因,我在这也点一下,不是你大呼小叫了道德就有多高尚,而是你一厢情愿地以为你呼出声来道德就高尚了。更有几十年的教育,传授我们的无一例外是国外的月亮非但不圆,而是晦涩不明,你说国外好就是崇洋媚外。这种逻辑,和道德批判一样,就是自己不洗脸不照镜子也就罢了,却指摘别人的鼻子撒泡尿照照自己。既看不得别人的好,又不愿看得自己的差。

如果有什么是我不屑的,便是上流胚子往肚子里吞咽的口水,而这咽下的口水就是文明。公司前年有个工程师,是我室友,极富才情,一张晦涩的图纸拿到他那,上面的外文不用翻译,十秒钟给你讲得茅塞顿开。但是公司开会时,他跷着二郎腿,身子仰躺在扶手椅子里,要说应景,却应得不雅,更喜欢唱反调,于是年底有人背着他在老板面前捅了他一刀,说他恃才傲物,不好管理,这等人就该被涮走。用奴才自然比人才好管理,却不是每个公司都喜欢唯唯诺诺,言听计从的奴才的。说来好笑,我跟室友电话,他因祸得福,职位和月薪都和在此不能同日而语。

我没有海子的气度,面朝大海时为每个人祈福祝愿,我祝愿的人有限:上流人,除非你摘下虚伪的面具,否则你不配我的口水,而“下流人”,我恨不得与你携手私奔。

《阁楼》影评(六):金屋,藏得住娇么?

冲这个题目,怎么感觉暗埋着“宝强、乃亮--傻男带绿帽”的梗啊?难道十年前比利时的编导们就猜中了如今中国娱乐圈的乱象?还说是,古往今来,但凡有钱、有女人、有“兄弟”、有“闺蜜”的地方,就有着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印象里不记得之前是否看过比利时影片,但这部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人说略显拖沓,或者支离破碎,但这种跳跃式的推进方式倒也无可厚非,真相往往被埋藏在应对残片破瓦中。

虽然主戏是5个男人,但其实女人的戏恰恰是很好的帮衬,其实愚蠢自大的男人们早已被看透,其实早已被“捉奸”,在每个人女人的眼里和心里,只是有的女人索性放任了自己,送给自己的男人一顶小绿帽而已。

惊悚、悬疑片,避免不了有破绽,就像这部戏,Filip飞出一把刀,而Vincent居然稳稳地接住,而且握住的居然是刀柄,然后留下了清晰的指纹,我只想说:Vincent利落的身手完全不是建筑师,而是超级特工的范儿啊。

另外一个疑问:一套Loft,就一张大床,然后配了5把钥匙给5个兄弟,他们需要怎样的Schedule系统来保证:今天你带着妹子来恰好不碰到床上已经有一对的尴尬啊~~

但,不管如何,片子还是很好看的,至少有一股魅惑,引诱着。。。不妨,也让我们周三见?

My Vote = 7.6

《阁楼》影评(七):机器人时代是此类问题的福音~

自然分工的结果,进化到人类这一种族,其实很多行为都是种遗传的本能.

故,机器人时代或许是解决此类问题的福音.

OK,男的可以找个永保青春,或随时都可以到机器人公司换个款式.女的也可以找个到死都不会对别的女人看一眼的伴侣,小孩大可以教给机器人去看护.只要,给这两机器人充满原始父母的各种基本性格特性.

这不,问题解决了.

而且,也不是什么很遥远的事.

故事讲得很好,但这类问题靠人类社会是永远解决不了的,自然选择的结果嘛.我不否认有从一而终的爱情,但要么是两者有很扎实的感情基础,都保持同一水平,又或能同步前进,不然,基于男的审美疲劳基因及繁衍的本能,有能力当然希望有更多优秀的后代.而生得越多,中奖几率就越大.

可能这话有人不爱听,但这是实话,也是黑白分明的现实.

其实婚姻而言,更多的是在彼此有病的时候找个依靠,若说安抚心灵的孤单?如果一个人思维眼界停止不前,落后于时代前进的步伐,多个人就不孤单?扯蛋吧.

把病有所伴,老有所养都交给人工智能之后,再回来看婚姻的选择,一时还真想不出把它摆放在何种位置.因为婚姻就是解决这两类问题的.

所以,生命不息,前进不止,止了就是 饱暖思淫逸 ,那是个体找不到自我存在的价值.所以,也就只有到最原始的本能去找自己的价值.

完毕

《阁楼》影评(八):《阁楼》:小成本,大味道

在印象中,比利时在电影领域始终扮演着默默无闻的角色,与时常会带来惊喜的荷兰或者北欧电影相比要落后不少。2008年在比利时古城布鲁日拍摄的那部《杀手没有假期》虽然让观众记住了这个风光优美的城市,但终究跟比利时的电影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其实在同一年,比利时本国出产了一部叫做《阁楼》的电影,以300多万美元的成本博到了800余万美元的票房。虽然在好莱坞动辄上亿的数字面前似乎不值一哂,可对于比利时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阁楼》的格局不大、人物关系并不复杂、故事本身亦无高深莫测之处,完全是依靠编导出色的节奏把控和叙事技巧,将一出关于婚外偷腥的俗套戏整成了高潮迭起的悬疑佳作。这个故事的关键处在于五个貌合神离、臭味相投的朋友,一个虐待狂、一个偷窥狂、一个酒鬼、一个渔色高手、外加一个还算正常的婚姻危机者。这五个人每个人都不清白、都有不可告人的软肋,而且或多或少都存在婚姻上的问题。因此,当他们共同拥有了一间可以肆意妄为的「阁楼」时,各自的癖好与阴暗面开始一齐发酵,令人性的丑恶暴露无遗。

影片的两度反转是点睛之处。五人组之一、渔色高手文森特被其他四个设局陷害是第一次反转,在这次反转后,看似平板一块的朋友关系被打破,之前铺垫的小细节纷纷露出水面、并一一衔接,把剧情推往高潮。在观众以为故事行将结束时,二次反转出现,原来偷窥狂才是埋藏最深的设局者,其他三个只是被利用了而已,而这一切的起因却只是妒忌心在作祟。最终,偷窥狂跳楼自杀,另四个人也下场惨然,正应了「自作孽不可活」的古训。

俗话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句话虽带贬义,却不无道理。从生物学角度来说,雄性动物都有着大范围传播基因的本能。不过,人类毕竟是有理性的动物,用生物本能来做偷腥的借口是怎么也站不住脚的。本片更有讽刺意味是,朋友间的友情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其实想想也不奇怪,即便是道德或法律的约束也难敌人性的卑劣和复杂,更遑论影片中那般脆弱的友情了。世间的友情大多若此,真正经得起考验的实在凤毛麟角,与其说是世风日下,不如归于人性使然。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间私密的小阁楼,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那就只有自己清楚了。

《阁楼》影评(九):演员们看着,粗糙感咋就那么强呢?

【演员们看着,粗糙感咋就那么那么那么强呢?】像不像是群演or特邀来凑数的…… 【最终竟然还是诉诸法律手段来收场】所以,并没有出现期待中的完美谋杀,也非 手足情深 …… 【太不刺激了】故事开头挺好的,但后半部分直接扑街,太不蒙太奇、太不阴谋论、太不社会、太不反转了、太不情色了……

《阁楼》影评(十):被绑架的私欲,被绑架的罗生门

一部让人惊叹的比利时小成本电影,疑似罗生门式的结构颇为有趣,影片采用倒序加闪回的方式,用躺在一所建筑阁楼的床上服药自尽的女尸来作为事件的开端,先呈现结果再回顾因由的手法很符合好莱坞经典的线性叙事模式。

接下来事件的五个主要人物陆续出场,交待了阁楼的场景意义和五个人大致的关系与性格,而他们围绕阁楼所谋划的关于自己的那些秘密也逐渐浮出水面。大家开始相互质疑,谁也不知道谁才是真凶,正如开头警方的交叉盘问一般让人一头雾水。

剧情推进井井有条,悬念的逐一揭晓就像是在挤牙膏。阁楼表面看是建筑师文森提供给朋友们的偷情场所,实则象征了男性对私欲放纵而在内心自我孕育的温床,这温床看似隐秘又安全,可能没有被他们的妻子撞破,却会因为他们各自内心的原罪而不攻自破。正如片中文森恍然大悟认为是妻子们都知道了而卢克站出来说“是朋友们发现了”一样。

在众人的闪回中可以看出,对待私欲,五个人的态度是各异的。

始作俑者无疑是建筑师文森,他在社交场合谈笑风生和把妹时成稳风趣都显示了其深谙此道,一面极力维护家庭关系一面又浪荡成性,与朋友的妻子、情人、妹妹均有勾当,典型的衣冠禽兽,最后作茧自缚也是咎由自取。定性为精神肉体双出轨。

精神科医生克里斯为人正派,乐于帮助他人,却也陷入情感麻烦,有一定责任感但婚姻生活的不如意也驱使他追寻真爱,由于文森的暗中操纵,陷入了一段复杂而没有结果的真感情,后来在必须是文森真的有在场证据时才肯加入陷害,是一个做事有原则的人,为表弟了难和结尾的反转同样如此,虽说动机可能愚昧生硬,却让他成为唯一个被洗白的人物。同样精神肉体双出轨,只是他是被设计的。

克里斯表弟菲利普脾气暴躁又沾染毒品,对家人情感很深,但暴力倾向十分严重,属于简单直白的类型,殴打妓女和设计陷害文森时割腕的心狠手辣也印证这点,这个角色出场最晚,受到性格所限戏份也较少。虽和老婆不对付,也仅仅只是肉体出轨。

软件工程师马尼克斯吃喝嫖赌,粗枝大叶,但对妻子一片真心(妻管严),因为与文森、卢克一起参加派对的“艳遇”反水让他与妻子关系紧张,愧疚万分的他找到道貌岸然的老大哥文森诉说也给了其可乘之机,可以说为自己没能经抵住诱惑付出了代价,最后与妻子和好也显示其浪子回头之决心。定性为肉体出轨。

最后是造成剧情两次反转的核心人物卢克,尽管所有人物脸谱化严重,但这个角色的塑造也最为出彩,生性胆怯懦弱,内敛而不善于表达,眼镜之下有一种不为人所知的阴暗,影片关于他自己的闪回很少,为数不多出现在他人的闪回中也是以好丈夫、老好人形象示人,而如果没有中间第一次反转的出现,他的嫌疑已经达到最大化,当反转出现时他虽然丑陋的面目为人所憎,却似乎摆脱嫌疑让矛盾焦点集中于文森身上并成功转嫁文森促使设计陷害得以实行,而第二次反转发生在警方质疑“女尸”当时未死,事后因被割腕而死是否为他杀时因克里斯的良知回归,回到阁楼后的争执让卢克因爱生恨的扭曲心理得到完全展现(进入他的闪回),坠楼结局也与片头对应。精神出轨的典型(由此可见潜藏而无法宣泄的情欲在无法得到满足时尤其会在这种类型的人格中埋下仇恨的种子,看似最无害的人可能就会变为最疯狂可怕的人)。

回想一下整场嫁祸,在警方的调查中(也是朋友们设的局),文森是因为与情人发生关系后,情人因终不可得的爱情而骗文森服用安眠药同时自己也服下,并将两人拷在床上自杀殉情;在文森的供认中,自己仅仅只是与情人发生了关系,却被朋友们设计陷害成为了事件的受害者;在朋友们的陈述中,各自都是与阁楼的无关者,只是因朋友关系拥有钥匙却几乎没去过的人,大家在事发时又都有不在场的证明;设想一下女尸如果还魂,大概就会说“臣妾是被猥琐男卢克给撸昏了,之后在昏迷中隐约感觉手腕生疼,像是被割开,意识逐渐丧失而亡”,至此阴谋揭晓。

然而电影并不是这个风格,也没有让警方调查上升为主线,而是围绕五个人物间的关系一点点抽茧剥丝,用一重反转混淆视听,用二重反转揭露真相,警方他杀的发现和克里斯的悔悟成就了结局,不得不说这种手法自有高明之处。

片中妻子与情人们的角色推动了剧情发展,也许可以解读出一些妻子对待丈夫出轨所应呈现的态度,但总体来说这是一部男性向的作品。纵观全片,主题是男人的私欲,结构疑似罗生门式。如果说我对片子有哪些情感方面的不满,大概并不是因为朋友们那被文森绑架的私欲(人性之恶并不会因为有客观诱因而被原谅),而是那个自我意淫的罗生门在形成的过程中就被剧本给绑架了T_T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